捕鱼平台游戏
歡迎光臨商務印書館,返回首頁
觀點|“無紙化”與紙質圖書是相生相克?還是相輔相成?
2019-03-14作者:木子新聞來源:百道網瀏覽人次:2

  【編者按】2019年是全國第41個植樹節。植樹節的初衷是通過植樹來綠化環境,但環境的平衡是由供給端和消費端共同決定的。隨著全民環保意識的增強,綠化環境不再局限于增加供給量,位于消費端的紙張使用正在受到廣泛關注,“無紙化”理念迅速發展。在此大背景下,擺在人們案頭、獲取知識和信息的紙質讀物最先受到沖擊。與此同時,電子書因為閱讀便利性強、知識付費產品因為高效利用碎片化時間,正在作為紙質圖書的替代品,一步步蠶食它的用戶基數。種種跡象顯示,知識和信息正在以無紙化形式進行快速地傳播。

 

  互聯網技術飛速發展的時代,紙質書會不會消亡?

 

  有人說,紙質書是最好內容的載體,但卻不是最好的載體。《數字化生存》作者、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尼古拉斯·尼葛洛龐帝(Nicholas Negroponte)更是在2010年預言,紙質書將在五年內消亡。

 

  如今紙質書雖未消亡,但在知識傳播體系的地位的確產生了變化。《亞馬遜:2018年全民閱讀報告》顯示,在14000 多份有效問卷中,55% 的受訪者表示在過去一年同時閱讀紙質書和電子書,而只讀電子書的人群比例占 19%,只讀紙質圖書的占比是12%。此外,近年來新興的有聲書異軍突起,12%的受訪者表示在過去一年會同時閱讀紙質書、電子書和有聲書。

 

  從這份數據中可以看出,紙電共讀是受訪群體當前的主要閱讀方式。其中,數字類產品(電子書和有聲書)作為強有力的競爭者,正在蠶食曾經固若金湯的紙質書閱讀市場。

 

  今天是3月12日——中國第41個植樹節,此前百道網以“電子書、知識服務產品作為知識傳播新渠道,是否會取代紙質書的地位?‘無紙化’是否是知識傳播的必然趨勢?”為題,采訪了多家傳統出版機構以及新興知識服務平臺,從知識傳播從業者的角度分析紙質書的現狀,以及知識傳播和閱讀方式的未來發展趨勢。各方觀點不盡相同,誰也無法保證自己的判斷經得起時間的考驗,但都是這個變革時代的真實寫照。

 

“落后的介質被先進的介質取代是一種必然趨勢”

 

“如果全人類可以通過植入芯片,一秒內共享所有的知識,你愿意嗎?”

 

這是2018年最火熱的一集《奇葩說》的辯題。隨著科技的發展,知識傳播的載體正在從過去單一的紙張,擴展為各種數字化手段,傳播效率也許短時間內無法達到上述《奇葩說》辯題那樣的不可思議,但仍在以指數級飛速增長。

 

“紙可能會以它的其他用途和價值被珍藏,但與知識傳播可能不再有太多的關聯。”豆瓣時間策劃負責人肖麗媛告訴百道網,知識傳播最重要的始終是知識本身,而非承載知識的介質,就像蒸汽機被內燃機取代一樣,落后的介質被先進的介質取代乃是一種必然趨勢。我們對紙張、對墨香心生敬意進而神話了紙書本身對于知識傳播的價值,其實是基于對手不釋卷這件事長久以來代表著高雅、淵博、精神生活充實的刻板印象。

 

“無紙化與紙質書對知識傳播是互補關系

 

在數字化產品步步為營的當下,傳統出版社正在向數字化轉型,開始發展電子書、知識服務產品。

 

“‘無紙化’與紙質書對知識的傳播應該是互補的關系。”喜馬拉雅企業版負責人王瑩告訴百道網,紙質書因為成本的提升,市場的沖擊,許多出版方將會從之前的綜合類出版,轉型深挖某個領域或人群的需求。在這個過程中,一些經得起市場考驗,或具傳世價值的內容才更有機會出版為紙質書,同時其銷售價值也隨之得到提升。而“無紙化”很好的滿足了市場需求,以及輕閱讀、快閱讀的需求。

 

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編輯伍忠蓮向百道網介紹:“目前,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與亞馬遜kindle、咪咕閱讀、掌閱閱讀、邏輯思維等電子書平臺合作的電子書零售業務以及與電子書館配代理商合作的館配電子書輸出,并自行開發的智慧書坊移動閱讀客戶端,解讀敦煌APP、華師少兒APP、華獅小助手音頻資源在線服務、華師微視移動客戶端等。

 

針對“數字出版物是否代替紙質書過去在知識傳播中的地位”這一問題,伍忠蓮認為并非如此。數字化浪潮不是今天一天才出現的。在數字化浪潮下,紙質書和電子書是相互存在、相互補充、相互促進的形式。伴隨著傳播媒介的變化,翻閱電子書的群體在不斷增加,但同時紙質書也并未消亡,而且因兩者介質的優勢,讓閱讀生活更多彩。

 

“在長途旅行中,或許一本或多本電子書可以免除的你攜帶紙質書的勞累,同時滿足閱讀需求。但是在靜謐的圖書館或實體書店閱讀書架,一本帶著墨香的紙質書也慰藉了我們的心靈需求。”伍忠蓮如是說。

 

紙質書和數字出版物各有市場,各有空間

 

  無論是紙質書、電子書還是知識服務產品,歸根結底是讀者對更合適的閱讀方式,或者知識獲取方式的選擇。“讀者喜好、習慣都不盡相同。各有所需,各取所需,這是最好的方式。所以紙質書和數字出版物各有市場,各有空間。”上海譯文出版社版權與數字出版總監湯家芳告訴百道網。

 

  目前,上海譯文出版社電子書上線品種總數近1600種,社內重點圖書,甚至暢銷書大都實現了紙電同步。目前市場表現最好的三本電子書,分別是村上春樹的最新長篇小說《刺殺騎士團長》,于2018年3月紙電同步上市;普利策獎得主戴蒙德作品《槍炮,病菌與鋼鐵》;以及法國作家波伏瓦的《第二性》。湯家芳告訴百道網:“很有趣的現象是,這三本書電子書賣得好,紙書也賣得非常好!是不是可以說,紙書和電子書其實是正相關的關系呢。”

 

  紙質書與“無紙化”數字出版的關系,究竟是相生相克還是相輔相成,至今仍無定數;誰會在這個變革時代的末尾坐上知識傳播主流的寶座,甚至獨攬市場笑到最后,也充滿了未知。近2000年前,東漢蔡倫改進之前造價昂貴的造紙技術,使得紙張得以迅速大規模生產并投入應用;魏晉時代的文人墨客們因紙張便于攜帶,方便傳播、共享知識,而大力提倡廢除竹簡,使用紙張。就像那個時代的人看不清竹簡和紙張誰是未來霸主,我們這個時代的人也將在變革和博弈中書寫新的歷史。

 

捕鱼平台游戏 辽宁风采35选7 重庆时时三星走势图360 内蒙古时时历史 广东省快乐10分开奖结果 四川快乐12前3直选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三星开奖走势图 天津时时不一样 上海时时乐的诀窍 白小姐开奖结果开号码 江苏e球彩总进球数图